酱卤鹦鹉

❤️HP|德哈❤️琅琊榜|靖苏❤️全职|叶修中心

厉害厉害,循环穷开心睡了一晚,上次是寂寞啊寂寞

其实期末随便考考都能过,何必呢23333

【德哈】梦醒之后(HE完结)

设定:八年级,战后,霍格沃兹。

 
 
 

一颗糖

 

 

1. Insomnia 

 

        Harry又一次迟到了,尽管他凭着比同龄人灵活小巧的身体溜进了魔药教室,还是被Snape扣了10分。

 

        “该死的。”他伸手揉了揉比旁边金发男孩儿蓬乱许多的头发,坐下来用手肘撑住脑袋,做出假装听课的样子。

 

        “Potter,难道你以为凭你的智商不听教授讲课就能不炸掉你面前可怜的坩埚吗?”


         “不,我不这么认为,教授,但我的确在听您讲课。”Harry把脑袋从手臂里抬起来,眨了眨他泛着水汽的眼睛。 

 
 

        “有趣的言论,”Snape用魔杖在黑板上点出要点,扫了一眼明显睡眠不足的黑发男孩儿,“不过你为什么不先拿出你的书呢?”

 

        Harry懊恼的嘀咕着开始翻他的书包,顺便接过了左边递来的提神剂。

 

        “谢谢。”他皱着眉头一口饮尽,意外地发现充满口腔的液体像融化了的薄荷糖一样。

 

        “新发明?”Harry趁Snape监视Neville的时候捅了捅他的魔药搭档兼男朋友的腰,不出所料的在Draco怕痒的躲开后幸灾乐祸的笑。  

 
 

        Draco用左手捉住Harry不安分的手,右手有点别扭的继续搅拌着他们的魔药,毕竟魔药成绩总不能指望Harry:“别闹。”


        “抱歉。”Harry抽出手腕,百无聊赖的坐下去继续保持看黑板的姿势。 

 

        他很困,想睡觉,长久地不醒来,但梅林的意愿不与他的一致。

 

        Harry已经失眠了好长时间,自从战争结束以后。

  

         有时候他想生场病,得到一瓶魔药睡个好觉,而不是躺在金红相间的单人床上望着天花板,听着室友熟睡的呼吸翻来覆去。或许Draco可以帮他…… 

 

        耳边响起脚步声,是Snape。


        Harry在魔药教授发出讽刺前站了起来,象征性的搅了搅坩埚。

  

        “走了?”他困得睁不开眼睛,靠在Draco肩膀上迷迷糊糊的问。 


 

        梅林,他呼出来的气息像早上的棉花糖一样柔软,Draco想。他动了动肩膀,把Harry揽正:“如果你是指Snape,他在给刚刚炸了坩埚的Neville清理一新。”Draco在那著名的伤疤上落下一吻,作为棉花糖的回礼,“放学去我那儿?”

 
 

        “嗯?不,不用了。”Harry把自己从Draco怀里拔出来,因为那样让他觉得热,尤其是脖子以上,他尴尬的站不稳,一些手忙脚乱之后他揪住了Draco的衣服,顺便扶住了后面一排的桌子,万幸并没有造成任何一例附加坩埚爆炸。 

 

        “好。”金发男孩儿点点头,把魔药装瓶,并收拾干净了操作台。

 
 
 

        “对不起。”Harry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的男朋友把一切都做好了,这很棒,也很不正常,他觉得Draco不是这样的,或许,Harry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

 
 

2. Narcolepsy

 

        再一次的,Draco无奈的扯起嘴角,Harry对他说“对不起”。

  

        他转过头去,想捧起他的脸看着他的绿眼睛告诉他这并不是他的问题。


        Draco庆幸自己这一刻做出的举动,因为他看见Harry慢慢的软到在魔药教室的地板上。 


        “Harry!” 

 

        谁在叫他呢?Harry模糊的听到他的名字,但是他好累,躺下去就是软蓬蓬的床,不用踩在硬邦邦的地板上

 

        Draco的惊叫引来了Snape的怒视,他翻滚着黑色巫师袍走过来,在看到倒在地上的黑发男孩儿时显得惊慌失措。年长的教授愤怒的驱逐着听见动静前来围观,甚至于丢弃了他们的坩埚的学生们——毕竟救世主的事情比Snape重要得多,也有趣得多——尽管他宣布提前下课并且不影响成绩,围在旁边的同学只是越来越多。

 

        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啊哈,Harry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什么,一个他原本记忆里没有的地方。

 

        银绿色的装饰,Slytherin。 

        他确定自己没有去过,尽管他承认二年级的时候为了密室继承人的事情进过Slytherin的公共休息室。但这是寝室,很奇怪,他能立即认出来这是Slytherin 的寝室。

 

         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从另一边的门传出来,Harry轻轻走过去。门没关严实,也许他可以进去。不,不能,里面一定是那个金头发的混蛋在洗澡。


        有那么一些声音从他脑海里一带而过,像划过夜空的流星。Harry抱住脑袋蹲下去,也许我是疯了,他在陷入更浓重的黑暗的前一秒钟想。

  

        Harry醒过来的时候是在Slytherin寝室,他被Draco轻柔的拉起来,喂了几口糖盐水。

 

        “Snape很生气。”Draco轻松的耸了耸肩,把剩了一半的水杯放到床头柜上,拿起软枕垫在Harry身后,帮他坐稳,“现在好些了吗?Harry。”

 

  

        “我怎么了?”Harry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动了动有些发麻的手臂,决定歇一会儿再讨论魔药教授的问题。

 
 
 

        “你睡着了,半小时。”Draco按揉着Harry的麻木的四肢,金发沐浴在阳光里。

 
 

        也许他早就爱上Draco了,梅林他真是该死的性感。

        Harry愣愣的任由Draco摆布,脑中天马行空的驰骋,直到他终于能够移动四肢。

 
       “我好像看见你在洗澡。”Harry用Luna一样飘忽的声音说,忽略他红扑扑的脸颊。

 

        “如果你特别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展示给你看,宝贝儿。”Draco挑眉。

  

 

        “好了,停止调情,男孩儿们。”Madam Pomfrey推门进来,“Harry,你可以去大厅享用午餐了,注意多休息。”

 

        Hogwarts礼堂。

 

        四个学院的长桌今天一致弥漫着诡异的氛围,但絮絮碎碎的窃窃私语声并没有丝毫影响到Gryffindor长桌上的两个人。看呐,黑发和金发的那两个男孩儿脑袋都快要碰到一起啦。

 

 

        “真的不打算告诉我吗?”Harry猫咪似的小口小口抿着南瓜汁问Draco。 

        “你背了睡眠的债,Harry。”

 

        “随你怎么说。”Harry不满的嘀咕着偏过头去,却被温柔的揽抱回去。

 

        礼堂里发出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我只是太爱你了。”Draco低下头精准的捕捉到Harry的嘴唇,轻轻舔舐着,撬开      他南瓜汁一样甜蜜的唇瓣,与那灵活的舌头共舞。


        他们分开的时候互相吸吮着纠缠不休,伴随着色|情的吞咽声是Harry软绵绵的回应:“我也是。”

 

 
 

3.Hallucination

 

        Harry觉得他最近几天总是出现幻觉,在他每一次突然的晕倒之后和清醒之前。

 
         柔软的大床,翻滚着爱欲的空气;青年健美柔韧的身体,极度激动与兴奋之后的疲惫和幸福感。


        他希望那些都是真的。

  

        这一次梅林听见并回应了他的愿望。 

 
 

        在经历了数次突然晕倒,成功把Draco吓到全天不离他身边之后,Harry在一个多月后的晚餐上主动吻了他的男朋友,这无疑再一次让整个Hogwarts的巫师们扔掉了他们的叉子。

 
 

        他惊心动魄的18年来头一次在感情上主动。

 

        预言家日报后来在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的婚礼特刊上登载:

 

        据知情人士透露,那天的情况是这样的。

 

        一贯安静的Slytherin长桌反常出奇的热闹,那对儿闪瞎众单身狗的情侣坚持不懈的腻腻歪歪。

  

        救世主Harry Potter在Draco Malfoy转过头看他的时候凑上去磨蹭他男朋友诱人的唇,直到他自己反而被吻得气喘吁吁。 


 

        “我爱你,Draco。”他眨着漂亮的绿眼睛承诺,“毕竟在我忘记曾经的一切之后还是跟你在一起了。”

 
 

        拥有蓝色眼睛的男孩儿摩挲着救世主的耳后笑出阳光的温度:“我知道,宝贝儿,毕竟在那么多被一忘皆空的巫师里只有你记起来了。”

 

        他们拥抱着微笑,直到被越来越响的起哄声撵走。 


 

4. 现实已如此艰难,为什么不让王子和王子快乐的相亲相爱永远不分离呢 


 

        尽管Harry有时候还是会突然的晕倒,但在那之后总会陆陆续续地想起他和Draco在黑暗无光的日子里的温馨。

 

 

         某些瞬间Harry会感激自己,在六年级的时候给了自己一个一忘皆空,这通常在他每一次从Draco怀抱里清醒过来时发生。

 

DM/HP世界之光(HE完结)



Some day I shall sing to thee in the sunrise of some other world,"I have seen thee before in the light of earth, in the love of man."

“Potter,打架吗?”

“滚,Malfoy,今天不行。”

年轻的教授你来我往,并肩走在Hogwarts的走廊,貌似亲密的举动,如果近距离听的话竟然是这样的无赖话。

“今天,不行?”Malfoy教授挑眉,Harry觉得他又回到了上学的时候,金发小混蛋无时无刻不在找他的麻烦。

“当然,明天也不行。”Harry学着身边的男人挑起眉毛,挑衅地掀了掀唇角。

小Malfoy教授的瞳孔在看到黑发男人的红润嘴唇时缩了缩,他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看进他翠绿色的眼瞳,仿佛那里面有他深深渴望的世界。

是的,他从三年级就渴望的,并将永生的执着倾注、掩藏、埋葬。

一个前食死徒,是注定不能与救世主在一起的。

黑发男人等了一会儿,没再听到回答,他诧异了一下,但这诧异还没有在他脑海里停留三秒,Malfoy那独有的拖着长长尾音的贵族腔调就在他耳边响起,有些痒痒的,但意外的并不讨厌。

Draco凑近了Harry的耳朵,轻轻吹气:“那就,现在怎么样?”

他苍白的指节抓住Harry纤细又不失力量的手腕,控制着力道捏了捏。

黑发的黑魔法防御教授立即旋转手腕挣脱了桎梏,反手抓住金发男人的肩膀把他推倒在了墙上。

“Malfoy,警告你,我今天没心情跟你玩这种幼稚拙劣的小把戏。”

被压在墙上的男人丝毫没有被冒犯的尴尬,他弯了弯眼角,微带了笑意地调侃:“怎么,大名鼎鼎的Harry Potter又和他的小女朋友闹了什么小矛盾?”

Harry皱了皱眉,松开了压着男人的手,他有些不知所措,但又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死对头面前。他只是不想跟他谈论自己的私生活,如果跟他说话的是Hermione或者Ron,他一定不会这样,仅此而已。但是刚才金发男人的声音该死的好听,带了一丝压抑调笑的沙哑,撩得Harry心痒痒的,他不得不说这舒服极了。

“别这样,Draco。”Harry退后几步,和靠在墙上的Malfoy拉开了些许距离。

也许是不满意两人之间的距离,Draco向Harry逼近几步,他挺直的鼻梁就快要碰到黑发男人的额头。他继续用他沙哑的嗓音蛊惑人心:“为什么呢?我的,Harry。”

黑发男人迫不得已抬起头来与面前的人对视,不得不避开他就快要戳上来的鼻尖,“你想要干什么?”Harry皱眉。

灰蓝色和翠绿色相遇的刹那,Draco仿佛恍然醒悟,他漫不经心地小小的挪出去几步,与Harry再次并排,“没什么,我们走吧,你下节什么课?”

Harry翻了翻白眼儿,跟了上去,这个神经病。

两人走出长廊花了一些时间,这导致两位教授都是踩着上课的最后一秒进入的教室。原因只是围在长廊的学生太多,推推搡搡的不让路。天知道这些学生为什么这么爱看教授们打架,看来得给他们布置多一点的作业了,Harry推了推眼镜,在写下这节课的题目后转过身去面对底下好奇的小动物们。

这是战后的第五个年头,Hermione和Ron在第二年的时候结了婚,Harry成了Hogwarts的黑魔法防御教授,Malfoy继承了Snape,做了魔药教授。巫师界迎来了盼望已久的和平,小巫师们源源不断地进入Hogwarts,四个学院虽然仍有冲突,但都无伤大雅,小动物们能像黑魔法防御教授与魔药教授那样,互相挑衅着,又轻松地叫着对方的教名。

很不错,不是么。

这就够了,Harry想。

他不是不知道Draco对他的感情,他已经23岁了,他只是不敢接受,不敢面对铂金小贵族的金花淡酒的明丽世界,他怕那些耀眼的光面礼服照出他自己丑恶贫瘠的内心。

他只是可怜的习惯于孤独,他把自己藏在幽暗的格里莫广场12号,除了上课,他躲进自己的世界,耐心地舔舐伤口,不让它们淡去,而是深深的烙印。


那是他的罪,那些人,那些事,他所宁愿深深堕落的。


他无疑是羡慕Draco的,有爱他并且仍然活在世上的父母,尽管Harry不怎么喜欢他们,但这是他当初在魔法部审讯厅为Malfoy夫妇辩护的原因之一。他想要每一个家庭都好好的,不失去任何一个。

而他不一样,他已经失去了这么多,这么多的人为了他而离去,Harry觉得他不配得到爱情,连亲情都不曾拥有,何况爱情。

所以他与Ginny分了手,只是不想耽误女孩儿,她是个好女孩儿,但是自己却不能给予她给予自己的一切。

是的没错,Harry承认,他就是个懦夫,他不敢爱别人,也不值得别人的爱。

月光如水,暗夜似梦,Harry静静躺在床上,觉得他这一生都在痛苦与折磨中耗尽,唯有那铂金发色的小混蛋,让他艰难地扯起唇角,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2032年7月31日,巫师界大名鼎鼎的救世主Harry Potter去世,一生未婚,无子嗣。

2032年8月1日,前食死徒,巫师界最富有的Malfoy家族族长Draco Malfoy去世,未婚,无子嗣,其财产于古灵阁封存。

==================

当飞鸟都不屑于鸣叫的时候,黑发青年终于走出家门,换上工作服,站在酒吧的一角静静做着自己每天的工作。

街上霓虹闪烁,一片灯红酒绿。

酒吧内的顾客渐渐多了起来,Harry更忙了,他低着头,专心致志,不想被任何人注意到。

但他注定要失算了。

一道温和的拖着长长的尾音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你好,来杯威士忌,谢谢。”

Harry抬起头来,注视着对面男人灰蓝色的眼睛,扬起一抹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灿烂笑容,“好的,请稍等。”

“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嗯?”金发男人开口了,他微微眯了眯眼睛,那一瞬间闪过的光华让Harry有了些恍惚的错觉,他无意识的开口:“也许。”

金发男人抓住他递过酒杯的手,“认识一下,我叫Draco Malfoy。”

“Harry Potter。”

两只手交叠,握紧,那一瞬间仿佛过了无数个永恒。

“我的电话,我想你会联系我的对吗?”

“当然。”